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宠物百科 > 正文

毛教员会如何看待特朗普?——我喜欢世界上最反动的人


毛教员会如何看待特朗普?——我喜欢世界上最反动的人

  毛教员当然没有评价过特朗普,但是他详细地谈过另一位极有争议的共和党总统,那就是尼克松。

  1970年,埃德加斯诺最后一次访华,和毛教员以老朋友的身份促膝长谈。 这次谈话毛教员让暂时不公开,所以谈得更加随意更加真诚。   斯诺本人是左派,所以在共和党上台后表示十分担忧。

但是毛教员意见刚好相反。 他直接说:  我喜欢这种人,喜欢世界上最反动的人。

我不喜欢什么社会民主党,什么修正主义。

修正主义有它欺骗的一面  我们直接来看相关内容的节选:  毛教员:我是不喜欢民主党的,我比较喜欢共和党。 我欢迎尼克松上台。 为什么呢他的欺骗性有,但比较的少一点。

他跟你来硬的多,来软的也有。

他如果想到北京来,你就捎个信,叫他偷偷地,不要公开,坐上一架飞机就可以来嘛。

谈不成也可以,谈得成也可以嘛。

何必那么僵着但是你美国是没有秘密的,一个总统出国是不可能秘密的。 他要到中国来,一定会大吹大擂,就会说其目的就是要拉中国整苏联,所以他现在还不敢。 整苏联,现在对美国不利,整中国对于美国也不利。   外交部研究一下,美国人左、中、右都让来。

为什么右派要让来就是说尼克松,他是代表垄断资本家的。 当然要让他来了,因为解决问题中派、左派是不行的,要跟尼克松解决,在暂时。   他早就到处写信说要派代表来,我们没发表,守秘密啊。 他对于波兰华沙那个会谈不感兴趣,要当面谈。 所以,我说如果尼克松愿意来,我愿意和他谈,谈得成也行,谈不成也行,吵架也行,不吵架也行,当作旅行者来也行,当作总统来谈也行。 总而言之,都行。 他如果愿意来,我愿意和他谈。

我看我不会跟他吵架,批评是要批评他的。

我们也要作自我批评,就是讲我们的错误、缺点了,比如:我们的生产水平比美国低,别的我们不作自我批评。

  ……  斯诺:有一两件事想跟你探讨一下。 第一是尼克松来华的问题,是否可以作这样的理解:目前他来是不现实的,但尼克松来华被认为是理想的。   毛泽东:但是你代表不了美国,你不是垄断资本家。   斯诺:当然,我也刚要这么说。

  毛泽东:那是尼克松自己提议的,有文件证明,说愿意在北京或者华盛顿当面谈,不要让外交部知道,不要通过国务院。 神秘得很,又是不要公开,又是这种消息非常机密。

他选举是哪一年  斯诺:一九七二年。

  毛泽东:我看,七二年的上半年他可能派人来,他自己不来,要来谈是那个时候,他那个台湾舍不得,蒋介石还没有死。 台湾关他什么事台湾是杜鲁门、艾奇逊搞的。 然后又是一个总统,那里面他也有一份就是了。 然后又是肯尼迪。 尼克松当过副总统,他那时跑过台湾。 他说台湾有一千多万人,我说亚洲有十几亿人,非洲有三亿,都在那里造反。

  (本岛主忍不住插句嘴:果然,71年尼克松派基辛格来,72年他亲自秘密访华)  ……  毛泽东:就是要宣传这个。

没有日本人、美国人帮助蒋介石,我们就不能胜利。   斯诺:前几天我见到西哈努克时,西哈努克也曾对我说:尼克松是毛泽东的一位好的代理人。

  毛泽东:我喜欢这种人,喜欢世界上最反动的人。

我不喜欢什么社会民主党,什么修正主义。

修正主义有它欺骗的一面,西德现在的政府也有它的欺骗性。   斯诺:尼克松在南亚陷得越深,就越是发动人民起来反对他。

  毛泽东:好!尼克松好!我能跟他谈得来,不会吵架。   斯诺:我不认识尼克松,但如果我见到他的话,是否可以说……  毛泽东:你只说,是好人啊!是世界上第一个好人!这个勃列日涅夫不好,勃兰特也不算怎么好。   斯诺:我记得你说过:民族斗争,说到底,是一个jieji斗争问题。

  毛泽东:就是啊。 什么叫民族啊包括两部分人。 一部分是上层、剥削jieji、少数,这一部分人可以讲话,组织政府,但是不能打仗、耕田、在工厂做工。

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工人、农民、小资产jieji,没有这些人就不能组成民族。

  (引文完)  毛教员一向喜欢反动派,越反动越喜欢。

  这里的喜欢不是指赞同他们的行为,而是说,反动派在客观上有利于社会进步。

  首先,反面教材价值很大,有了反面教材才能帮助人们认识什么是正确的和进步的。   第二,反动派加速了社会矛盾的激化。 借用一下鲁迅先生的话,在做稳了奴隶的时代,你想发动他们推翻这个不合理的制度是不可能的。 但是,反动派上台,越来越多的人求做奴隶而不得,这时候社会的大变革就有了可能。   所以,毛教员在这次谈话里也反复强调,他喜欢右派,因为右派上台才能解决实质问题。

而左派虚伪,只会不断扯皮掩盖问题,还在你背后捅刀子。   回到当下的例子。   特朗普是毫无疑问的右派、保守派,无论语言还是行为,都是罕见的极端。   让美国再次伟大,发表歧视女性和少数族裔的言论,在美墨边境建墙,和中国打贸易战……  于是乎许多人心想,是不是美国左翼上台我们的日子会好过些。

  但是就如毛教员所说,民族斗争,说到底,是一个jieji斗争问题。

  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,无论特朗普还是希拉里或者其他民主党政客,他们都是坚持捍卫资本主义制度的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他们都是右派,都是保守派。

唯一的区别不过是,后者是伪装成进步主义的保守主义。

  抛开资本主义制度谈女权,谈平等,谈环保,谈公共医疗,谈互利共赢,都是虚伪的。 它们可能能够维持一时的表面的繁荣和平静,但矛盾总会爆发,而且越是拖延越是掩盖,最后爆发得越严重。   从这个角度讲,特朗普和贸易战真的是帮了中国人民大忙。   特朗普是个极好的反面教材,让更多的人不再对皿煮灯塔抱有希望。   贸易战倒逼中国经济改革,反思发展中的问题,朝着更加健康和有活力的方向发展。   我相信,毛教员看了,必然也会说一句:  特朗普是好人啊!是世界上第一个好人!  (正文完)。

版权所有 宠物医院
技术支持:宠物医院--www.361477.com

友情链接: